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 | 協議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走出去智庫】

2020/01/19-13:03      瀏覽:  次
A+ 收藏
來源:CGGT走出去智庫
    

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 | 協議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走出去智庫】

 

走出去智庫觀察  

1月15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簽署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至此,始自2018年3月的中美貿易摩擦,歷經20余月的曲曲折折,終于達成了階段性的目標。

 

走出去智庫(CGGT)合作伙伴、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首席美國經濟師Gregory Daco對此撰寫研究報告,他認為,第一階段協議是雙方未來達成更廣泛貿易協議過程中的重要一步,但由于美國仍對三分之二的中國進口產品加征關稅,加之政策的不確定性,因此其對經濟影響有限

 

他同時指出,盡管第一階段協議意義重大,但由于協議并未涉及各方矚目的科技問題,因此這會成為2020年出現緊張關系的一個關鍵性因素。

 

走出去智庫(CGGT)今日授權刊發這份研究報告,供關注中美貿易關系的讀者參考閱讀。

 

要 點

 
 
 
 

CGGT,CHINA GOING GLOBAL THINKTANK

 

1、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帶來的脆弱休戰,應能防止中美緊張關系在2020年大選前進一步升級。然而,盡管該協議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但預計在大選結束前不會出現進一步的關稅回調,而違背承諾可能會導致未來幾個月關稅反彈。

 

2鑒于美國仍對三分之二的中國輸美產品征收關稅,我們認為,第一階段協議對美國2020年實際GDP增長的拖累,將從0.2個百分點小幅降至0.1個百分點。盡管如此,在長期雙邊關系(包括技術領域)進一步明朗之前,政策不確定性上升將使企業保持觀望態度。

 

3、自2018年初以來,這場持續兩年的貿易戰已使雙邊貿易額減少了1000億美元,即15%,同時將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逆差削減了15%。這主要是由于貿易向其他國家轉移。展望未來,中國增加進口的承諾也可能涉及貿易轉移,而不是貿易創造。

 

4、第一階段協議類似于夫妻治療的第一步:雙方同意互相交談,并做出一些維持關系的承諾。但在產業補貼、技術競爭和其他非關稅壁壘等方面的結構性矛盾加劇,中美經濟有可能在2020年進一步脫鉤。

 

正 文

 
 
 
 

CGGT,CHINA GOING GLOBAL THINKTANK

 

/ Gregory Daco 

牛津經濟研究院首席美國經濟師

 

翻譯陳倩

走出去智庫研究助理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和中國副總理劉鶴簽署了第一階段協議,這代表著中美兩個貿易巨頭之間的關系取得重要進展。經過兩年不斷加劇的貿易緊張局勢,該協議代表著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防止貿易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和中美經濟進一步脫鉤。

 

該協定的三大支柱是:降低關稅,中國承諾從美國進口更多商品,中國承諾保護知識產權、終止強制技術轉讓、進一步開放金融服務行業、確保匯率穩定,所有這些都是在“透明”的口號下實現的。但是,盡管這些發展是積極的,我們也不宜過度樂觀。該協議只是一個基石,要達成一項廣泛的貿易協定,道阻且長。

 

第一階段協議代表著推動更廣泛貿易協定的重要一步,但由于美國仍對三分之二的中國進口產品加征關稅,因此關稅回調的經濟影響有限。而暫停12月15日的關稅威脅,將防止2020年美國經濟遭受更嚴重的打擊(圖1)。

 

▼圖1 中美間加征關稅對美國經濟的影響

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 | 協議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走出去智庫】

 

貿易流動受到嚴重干擾

 

始于2018年初的一場貿易沖突迅速演變成一場全面的貿易戰,美國自中國進口的商品2/3被加征關稅。隨著中國對從美國進口的11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目前關稅涵蓋了近5000億美元的雙邊貿易,占世界貿易的3%。目前,中國進口產品的平均關稅稅率為19.3%,高于2018年初的3%,僅略低于第一階段協議之前的21%(圖2)。

 

▼圖2 在第一階段協議達成后,

對中國產品的平均關稅僅略有降低

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 | 協議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走出去智庫】

 

貿易戰對貿易量的影響很大,但各部門之間受影響程度不一。與2018年的高峰期相比,美國對華商品進出口下降了約15%-20%,而一些商品受到的打擊要比這嚴重得多。受第一批關稅影響的進口商品(對500億美元征收25%的關稅,即清單1和2)主要是資本貨物,到2019年年中同比下降40%。第二批價值2000億美元的商品(清單3),更多包括農產品和中間產品,同比下降35%。最后,第三批針對1100億美元消費品的關稅(清單4A)導致這些進口商品年同比暴跌超過30%(圖3)。

 

▼圖3  受關稅影響的中國進口商品清單

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 | 協議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走出去智庫】

 

到目前為止,兩國之間的雙邊貿易額已下降逾1000億美元(以12個月累計金額計算)。盡管2019年美中雙邊貿易逆差減少了約600億美元,約為15%,但美國整體貿易逆差并沒有多大變化。對亞洲其他國家和世界貿易逆差的擴大,抵消了對中國貿易逆差的縮小。

 

關稅的經濟影響相對較小

 

我們估計2019年美國對中國加征的關稅(即對2500億美元的進口征收25%,對1100億美元征收15%),以及中國采取的反制措施,對美國2019年GDP增幅的拖累為0.3個百分點。

 

在2020年,我們初步估計,來自中國的關稅(主要是對1120億美元消費品征收的關稅),將抑制GDP增長約0.2個百分點。這種影響既反映了直接沖擊(國內需求和出口下降),也反映了金融市場溢出效應和負面信心效應(圖4)。實際上,我們的敏感性分析顯示,最近的貿易緊張關系會對市場和私營部門的信心產生更大的影響,這反映了(消費品)關稅的性質、規模、疲軟的全球經濟背景,以及特朗普政府在2019年夏天發表的越來越飄忽不定的言論。

 

▼圖4  第一階段協議對美國經濟影響有限

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 | 協議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走出去智庫】

 

第一階段協議意義重大

 

第一階段協議中最受吹捧的部分是美國同意將1100億美元的消費品關稅從15%降低到7.5%。

 

雖然這可能使關稅對2020年實際GDP增長的抑制作用減半,即從0.2個百分點到0.1個百分點,但我們認為沖抵作用會低于0.1個百分點(圖4)。政策不確定性揮之不去(圖5),同時還存在中國不遵守承諾導致關稅再度恢復的可能性,這些將阻止商業投資和就業的突然反彈。

 

▼圖5  不確定性仍然很高

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 | 協議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走出去智庫】

 

這一點尤其正確,因為兩國政府都認識到,在11月美國大選之前,不會再出現關稅回調。因此,市場對第一階段協議的信心似乎有些錯位。

 

第一階段協議中最重要的部分可能是12月15日對1600億美元的進口消費品暫停征收關稅。這一暫停將防止2020年GDP增長進一步受到拖累,根據市場和私營部門的敏感性,其影響范圍從0.2個百分點到0.4個百分點不等(圖4)。

 

▼圖6  美國自中國進口的產品三分之二仍面臨關稅

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 | 協議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走出去智庫】

 

上行風險在邏輯上受到限制

 

盡管中國在該協議中的進口承諾可能帶來上行風險,但大部分增長可能來自貿易轉移,而非貿易創造

 

這些承諾包括,在2017年1860億美元的基礎上,中國在未來兩年內將從美國的進口增加2000億美元,包括制成品(750億美元)、農產品(320億美元)、食品、能源產品(500億美元)和服務業(380億美元)。這意味著美國對華出口將增長一倍以上,如果不進行貿易轉移,這可能成為一個難以達到的門檻。長期以來,中國一直表示,希望其進口能夠反映最終的國內需求,而美國出口商將難以實現這些雄心勃勃的目標(圖7)。

 

▼圖7  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下美國對中國的出口目標

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 | 協議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走出去智庫】

 

如果沒有創造性的核算,即便是兩年內進口400億至500億美元(2017年為240億美元)的農產品的目標似乎也難以實現。美國需要將對中國的出口增加一倍以上(圖7)。供應方面的限制和天氣可能阻礙貿易協議中出口目標的實現。

 

協議的其他內容并不具有開創性

 

第一階段協議還包括一系列旨在安撫美國政府對中國政策長期不滿的措施:

 

1、其中一章論述了在商業秘密、醫藥、商標和假冒產品領域加強知識產權執法。

 

2、中國同意“結束長期以來迫使外國公司轉讓技術的做法”。

 

3、其中一章討論了取消對中國金融服務部門(銀行、保險、證券和信用評級服務)的非關稅壁壘——這是中國幾個月來一直在解決的問題。

 

4、其中一章是關于匯率的,包括中國承諾避免競爭性貶值和匯率目標制,同時提高透明度。加上美國政府取消了2019年8月發起的對中國象征性“匯率操縱國”的認定,這顯示出中國在2020年初的良好信譽(圖8)。

 

▼圖8 人民幣重新跌破7美元的象征性關口

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 | 協議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走出去智庫】

 

5、關于爭端解決的一章旨在通過半年雙邊磋商以“公平和迅速”的方式解決分歧。

 

協議沒有解決的問題

 

有趣的是,該協議并未涉及許多非關稅壁壘,包括對中國國有企業的工業補貼、采購規則和產品標準。這些問題很可能在美國總統大選后的第二階段協議中進行解決。

 

該協議也沒有涉及到技術,而技術可能是到2020年緊張局勢的一個關鍵來源。事實上,美國政府(和國會)中的許多貿易鷹派人士一直在游說,希望基于國家安全考慮對技術進行更嚴格的保護。華為及其一些附屬公司已經被列入黑名單,要求美國供應商不得向這家電信巨頭銷售產品。由于美國企業的海外子公司存在漏洞,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最近要求美國商務部進一步加強監管,這對半導體企業來說是一個風險,它們三分之一的收入來自對華銷售。

 

(內容以英文為準。如需牛津經濟研究院更多報告資訊或者數據庫信息,請給CGGT微信公眾號發送聯系信息。)·

 

 

作者簡介

牛津經濟研究院報告 | 協議是向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走出去智庫】

Gregory Daco

牛津經濟研究院首席美國經濟師

 

負責應用牛津經濟研究院獨有的全球經濟預測模型展望美國經濟前景。Daco先生跟蹤和預測高頻經濟指標的表現,同時組織開展對美國經濟、美聯儲貨幣政策、金融市場和財政政策的專題研究。他還負責向客戶與合作伙伴講解全球經濟展望,并承擔媒體溝通職責。

 

機構簡介

 

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

 

牛津經濟研究院最早起源于牛津大學商學院,于1981年成立,總部設在英國牛津,目前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獨立咨詢機構之一,提供覆蓋200多個國家,120多個行業,3,000多個城市的宏觀經濟研究報告,經濟預測與分析工具。

 

我們在倫敦,紐約和新加坡設有區域中心。辦事處覆蓋全球22個辦事處,包括貝爾法斯特,芝加哥,杜拜,米蘭,巴黎,舊金山,華盛頓和香港。團隊擁有350名員工,包括200名專業經濟分析師,行業專家和商業編輯,具備全面的研究技術與領先思維能力,專注于計量模型,情景框架,經濟影響分析,市場調查,案例分析,專家討論和網站分析。此外,我們還擁有一個聚集500多個經濟學家,分析師和撰稿人的全球網絡,為經濟研究提供專業支持。

 
本文為CGG走出去智庫版權所有,未經過允許不得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關鍵詞:

關于我們

    "走出去"一站式解決方案平臺

  • CGGT是一個"走出去"在線實務智囊團,由走出去智庫主辦;
  • 秉持"讓企業走出去、走得穩、走的好"樸素價值觀;
  • 為企業提供一站式海外戰略、金融、財務、稅務、法律、品牌管理的實務研討平臺。

發起機構

其他文章

發送私信咨詢

向專家Kaldkfjalskjdf咨詢
dnf怎么赚钱快起源